Skip to content

巅峰不再 重走来路——老将吴越的轮滑之路

新华社石家庄4月26日电(记者杨帆)因所在地疫情防控要求,河北省滦州市的轮滑教练吴越已经居家一周多时间了,但每天工作没有落下——他将学员们上交的居家训练视频挨个翻看,逐一在线上进行指导。

手机屏幕那头的孩子们是否在保质保量进行训练,让他放心不下。为实现亚运会梦想,他要参加5月举行的中国队轮滑项目选拔赛,他自己的训练计划,更是一刻不敢耽误。

2021年12月,吴越在“小歪轮滑训练中心”给学员上体能训练课程。受访者供图

今年31岁的吴越曾是河北省轮滑队运动员,多次参加国际轮滑公开赛并获冠军,目前仍是河北省自由式轮滑速度过桩项目的纪录保持者。吴越从小学三年级就接触轮滑,进入河北体育学院读大学后线年从省队退役后,吴越决定返乡,到滦州海阳学校做一名体育教师。

对于这件事,时至今日亲友间仍有一些议论:顶着多个冠军光环,完全可以去大城市、大平台,去找更好的工作、挣更高的薪资,但他却回到小县城当老师。“每个人的评判标准不同、追求目标不同,我更喜欢小地方的生活,也希望能在家乡挖掘培养有潜力的孩子。”吴越说。

轮滑是一项健康的有氧运动,对提高人的平衡协调能力有很大帮助,因为近年来冰雪运动发展火热,轮滑也得到了更多关注。吴越说:“以前学轮滑的主要是青少年,现在年龄段更宽了,参与人数更多了,是个好事。”

为将更多精力集中在专业轮滑培训上,2019年吴越几乎把全部积蓄拿出,在当地成立一家名为“小歪轮滑运动中心”的培训机构。

作为国家轮滑高级教练员、国家一级裁判员,吴越坚持专业化差别教学,学员队伍常年维持在50人左右,4名专业教练针对不同年龄段学员进行教学,室内训练场约470平方米,每周开放6天。

“有人参加训练是为走专业打底子,有人参加训练为了增强体质,所以对他们的要求是不同的。一样的是,他们都热爱轮滑,所以我会把我对这项运动的热爱都传递给他们。”吴越说。

轮滑课堂上,吴越趟出了一条路,竞技层面上,近几年他也有所收获。2021年,吴越应召作为河北轮滑队主教练参加第14届全运会,最终队伍拿到速度轮滑女子组10000米第五,速度过桩男子组第七名和第八名。

“跟目标有距离,队员们还有很大潜力可以挖。”吴越说,“看着年轻运动员挥汗赛场,真的很羡慕,很想以运动员的身份去参赛。”

西安全运会上的心动,让吴越下决心参加国家队选拔。但年龄偏大、体能不足以及长期形成的运动伤病,这次“老将”出征让轮滑圈内人士惊讶。

“我决定参赛的最终原因,因为一份对姥爷的愧疚吧。老人在世时支持我玩轮滑,那时候我没得过奖。”吴越说,“第一双轮滑鞋是姥爷花3800多元给我买的,后来我有了定制的‘战靴’,但最重要的鞋子,是姥爷送的那一双。”

从今年2月起,吴越开始疯狂训练“补课”。深夜的训练场,从起点到终点,起跑、助跑、绕桩、冲刺……这样反复,吴越每天要练300多遍。

因为杭州亚运会预选赛上,中国队在速度过桩项目仅有两个名额可以为国出战,所以下月的国家队选拔吴越压力更大了。“朝着最好成绩使劲,已经不在巅峰,只能去挑战自己,让孩子们看到我的努力,看到我来时的路。”吴越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