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被立陶宛禁运的俄罗斯飞地有多重要 这次俄罗斯怒了

【记者连线日发表声明,抗议立陶宛禁止经立境内铁路向俄飞地加里宁格勒州运输货物,称立方禁令是一种违背国际义务、公开的敌对行为,如果立陶宛不恢复运输,俄方将做出回击。此间观察家指出,立方此举很可能激怒俄罗斯采取更实质性的强硬动作,其最坏后果将造成俄与北约直接迎头相撞。

加里宁格勒州是俄罗斯的一块飞地,北邻波罗的海,被立陶宛和波兰这两个北约及欧盟成员国圈围,其跨境陆路运输必须经由立陶宛或波兰。

事实上,立陶宛“悍然封锁”加里宁格勒,既有立俄双方的历史纠葛,又有当下恩怨。一方面,近年来,特别是俄发起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后,长期坚持反俄立场的立陶宛站在北约前线,积极推动美国在波罗的海国家设立永久性军事基地,以威慑俄罗斯。另一方面,统一俄罗斯党的一位俄国家杜马议员发起的提案,让立陶宛怒火难消。一周多以前,国家杜马议员费多罗夫提交一份法律草案,要求废除苏联国务委员会有关“承认立陶宛共和国独立”的决议,理由是立陶宛没有就脱离苏联问题举行全民公投,也没有设立过渡期来考虑所有有争议的问题,因此违反《苏联宪法》若干条款。

分析人士指出,“封锁”加里宁格勒这一决定并非由立陶宛单独做出,幕后有欧盟、英国或美国的指使。在欧委会授意下,立陶宛铁路公司的货运部门向客户发去确认函,禁止遭欧盟第五轮对俄罗斯、白俄罗斯制裁的货物过境立陶宛。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20日不打自招地表示,禁止通过立陶宛向加里宁格勒州转运货物不是立陶宛的决定,而是根据欧盟对俄相关制裁作出的。21日,因立陶宛封锁加里宁格勒州货物过境一事,欧盟驻莫斯科代表团团长马库斯-埃德勒被俄外交部传召。

事实上,早在欧盟因俄乌冲突而实施对俄制裁后,加里宁格勒可能遭封锁的风声就不时刮起。4月初,加里宁格勒州长阿里汉诺夫曾宣布,虽然欧盟禁止与俄、白两国货运联系,但这不会影响货物从俄本土过境立陶宛或波兰运输至加里宁格勒。为未雨绸缪计,加里宁格勒储存了3至6个月的肉类、奶制品、鱼类、玉米、小麦以及油菜籽等生活必需品。

立陶宛启动“封锁”后,加里宁格勒政府敦促民众不要恐慌性抢购,称石油、汽油以及生活必需品不受禁运影响;同时与俄联邦机构联系,加大从圣彼得堡附近的乌斯季—卢加港至加里宁格勒的波罗的斯克港的海上运输。

随即,俄方从法理上驳斥立陶宛的决定荒谬。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副主席科萨乔夫日前称,作为欧盟成员国,立陶宛对加里宁格勒的封锁违反了欧盟的多项国际法律,违背了立自身及欧盟应承担的义务。1994年6月24日,俄联邦与欧盟确立伙伴关系时确立了“过境自由”原则,其中第12条规定“各方应确保源自另一方关税领土或运往另一方关税领土的货物在其领土内自由过境”。1947年《关贸总协定》第五条中,同样确立了“过境自由”条款。他进而警告,立的行为一旦得逞,西方甚至可能最终违反1982年通过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致使船只无法通过公海进入加里宁格勒。

俄外交部20日召见立驻俄临时代办阿姆布兰西,抗议立陶宛在未事先通知俄方情况下禁止经立境内铁路向加里宁格勒州运输货物。俄方认为,立方措施违反了国际法律义务,特别是俄罗斯和欧盟签署的关于加里宁格勒州与俄联邦其他领土之间过境问题的联合声明。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同日也表示,立陶宛此举前所未有,是非法行为,俄方将此视作封锁俄罗斯的一部分。

俄战略界人士认为,立陶宛对加里宁格勒采取交通封锁,这制造出挑起战争的理由,因为其侵犯了俄罗斯前往本国领土的权利。相关国际法规定,所有国家公民有前往本国飞地的权利,一切阻碍兑现这种权利的行为可视为侵略。立陶宛的决定是自杀性的,它为俄向其宣战提供了理由。

6月21日,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大将发表严正声明称,“我们的西北边境地区正在承受北约在俄罗斯国境附近集结部队和情报活动的压力,在前所未有的制裁和对俄经济施压的背景下,维尔纽斯宣布对加里宁格勒州实施交通封锁,我国西部货物进入加里宁格勒的运输通道中断了”,“俄罗斯肯定会对这种敌对行动作出回应,莫斯科正在以跨部门全动员的形式制定适当的措施,并在不久的将来果断执行,立陶宛将很快感受到这些措施带来的严重负面后果”。

目前,事态已十分严重。俄罗斯多位重量级官员对此事件发表严正声明,实际上已等于对立陶宛发出了战争信号。此间分析认为,俄将首先“以禁运回应禁运,用封锁对抗封锁”。其优先考虑是,在白俄罗斯配合下,俄对立陶宛实施陆上能源禁运,停止向连接白俄罗斯、俄罗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的“BRELL能源环网”供电。

在法律战、外交战以及能源战无法奏效后,更加强硬的选项将浮出水面。俄联邦委员会维护国家主权委员会主席克里莫夫20日表示,欧盟支持立陶宛封锁加里宁格勒州是对俄罗斯的直接侵略,如不纠正错误,俄方将放开手脚,不限方式地解决向该州运输物资的问题。有专家指出,俄最有可能采取的方式是模仿二战后柏林空运的做法,利用军用运输机以人道主义名义向加里宁格勒运送物资。

不仅如此,俄罗斯还可能依照法律出手解决“苏瓦乌基走廊”问题。俄方认为,根据立、俄以及欧盟之间达成的一揽子协议,在“加里宁格勒过境”问题得到解决后,立陶宛国家边界条约得以批准。如今,立陶宛单方面违反过境协议,立边界的合法性就会丧失,俄有权在它认为合适的地方建立一条通往加里宁格勒的陆地走廊。

显然,俄罗斯所选择的回应措施,无论是对立陶宛还是对其身后的美国和北约,都是难以承受的重压。一旦俄对立动手,美国和北约援引《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履行集体防御承诺,将引爆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冲突甚至战争。

截至目前,北约还没有对此事件作出任何反应。北约“马德里峰会”在即,立陶宛制造的“封锁加里宁格勒”,成为摆在北约面前的一道难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