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那些彪悍的“极限运动”原来古人都玩过

听说这届年轻人总在纠结躺或卷?其实不然。从溯溪、露营,到徒步、陆冲,活力满满的山系生活早已席卷朋友圈,而更刺激、小众的极限运动也正在成为现代人的新宠。根据小红书青年运动生活报告,标注“冲浪”的笔记在2021年同比增长了200%。

无论是攀岩、悬崖跳水等挑战性高的非奥运、非世界运动会项目,还是狭义的极限运动,如高山滑翔、激流皮划艇等大型极限运动会里的项目,不少当代青年不再迷恋传统的场馆,而是冲入荒野,奔赴山海,雄心勃勃地想从大自然中寻求人类挑战自我的意义。

而事实上,这种冒险精神早在千百年前就已刻入了古人的DNA里。那时候还未出现“极限运动”一词,也还没有华丽丽的装备,不过论胆识,古人可是相当彪悍的。当年看似异想天开的玩法,也成为了很多现代运动的始祖。

出现于晚唐,兴盛于宋朝的“水秋千”到底什么来头?宋代孟元老所著的《东京梦华录》对此做了详细记载:“又有两画船,上立秋千,船尾百戏人上竿,左右军院虞侯监教鼓笛相和,又一人上蹴秋千,将架荡平,筋斗掷身入水,谓之‘水秋千’。”

原来,水秋千与现代高空跳水的渊源颇深。只不过水秋千的表演者先要通过船上的秋千荡到与秋千架同样高度,再借用秋千的摆力奋力“飞”出去,然后随着身体腾空而起完成各种花式动作,最后落入水中。

这么看来,相比现代跳水,水秋千的难度系数其实更高。由于起跳处不是固定的跳板,而是飞荡在空中的秋千板,因此起跳时机至关重要:稍早或稍晚,都无法顺利跳进水里,更有可能摔在船头而酿成事故。

但正因为这项运动充满惊险,其观赏价值也是直接拉满,甚至还俘获了宋徽宗这枚头号粉丝——他不仅发起每年一度的全国水秋千表演大赛,还邀请脱颖而出的高手入宫参加皇家举办的晋级大赛,简直缔造了当时的水上运动天花板。

若论全世界最惊险的极限运动,翼装飞行绝对位列其中。大胆的发烧友会穿着特制的飞鼠装(分为带动力装置和非动力两种),从高楼、悬崖等高处纵身一跃,利用飞行服的特殊结构模仿蝙蝠滑行,从而体验自由飞翔的感觉,而等到达极限安全高度时,再打开随身的降落伞,最后降落到地面。

这项听上去都胆颤心惊的运动,曾因发生过事故而备受争议。不过,翱翔天际一直都是人类的梦想,若将时光倒转两千多年前,古人对于如何上天也是绞尽了心思。

春秋战国时代,鲁班改良墨子的木鸟模型,以更轻的竹子代替,制成了形似喜鹊的“木鹊”。《墨子·鲁问》如此记载道:“公输子(鲁班)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公输子自以为至巧。”也就是说,“木鹊”居然可在空中飞行达三天之久,这一点不得不令人惊叹。

然而,“木鹊”的手艺并没有流传下来,也尚未有确切的图片考证。有人猜测,这是古代最早的飞行器,或是滑翔伞的雏形,也有可能是最早的风筝。但无论如何,这一尝试都表明如鸟儿般自由飞行自古以来都是人们的憧憬,同时也在启发后人继续改良,以不同方式探索天空,而翼装很可能就是受此启发的其中一项。

在现代极限运动中,自由潜也是极具挑战性的一项。这是种不携带氧气瓶的潜水方式,人们只能靠屏住呼吸配合身体往深处下潜,而一口气憋多久则决定了在水中的停留时间。

“潜水的痛苦在于当我身处海底时,会找不到让自己浮出水面的理由。”吕克·贝松执导的电影《碧海蓝天》里出现的这句经典台词,用极其唯美的方式表达了人们与大海全然相拥的宁静时刻。然而,自由潜对人体协调能力的要求极高,下潜的速度、深度和时长把握不当,都可能对人体带来风险。

但如此考验技能的一项极限运动,其实并没难倒我们的祖先,古人潜水的历史从千百年前就有了。

从明代宋应星所著的《天工开物》来看,潜水员的腰上还需系上长绳,当在水下感觉憋不住时可拉动绳子,船上的伙伴就能立刻把他拽出水面。可见在当时,古人就把安全放在了第一位。书中还记载了沿海居民开船出海采集珍珠的历史,从记录的图片来看,采珠人身着黑色紧身衣潜入水底的装扮与现代才发明的潜水服极为类似,不免让人产生时空穿越的错觉。

从古至今,每年的钱塘江大潮都会引来众人围观,争睹“壮观天下无”的雄伟景观,由此也形成了历史悠久的观潮习俗。

而从唐代开始,面对翻滚的大潮,却有不少勇士选择投身其中与巨浪搏击,由此诞生了中国古代独有的水上极限挑战活动——弄潮。他们勇敢地与潮共舞,就像现代冲浪运动一样起伏于波涛之上:有人在浪尖上表演绝技,有的高手甚至还会高举红旗,任凭波浪翻涌,仍能保持旗帜不沾水花。宋代词人潘阆曾如此描写:“弄涛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敢于迎战惊涛骇浪,弄潮绝对是勇敢者的游戏。但由于危险系数极高,每当潮水排山倒海般涌来,总有人不幸出现意外。到了宋代,有官员曾阻止过弄潮活动,可挡不住人们对弄潮的热情而作罢。《梦梁录》记载:“向于治平年间,郡守蔡端明内翰见其往往有沉没者,作《戒约弄潮文》,……自后官府禁止,然亦不能遏也。”

无论如何,弄潮儿展现出挑战自身极限的拼搏精神,如同“更高、更快、更强”的现代体育竞技精神,代表了对生命的一种全力投入与探索。而“弄潮”一词,也慢慢演变成为勇敢、进取的代名词,直至今天仍广为使用。

回顾极限运动的前世今生,其实许多项目似乎都与人类的生产劳动或兴趣活动有关。为寻找食物,远古人类不得不爬山涉水;为探寻天地奥秘,古人钻研各式各样的装备……正是一次次地超越自身边界,人类才得以不断拓宽对生命的认知。

从古人敢为人先的上天入海,到1995年第一届世界极限运动会的正式登场,人类通过与大自然建立连接又不断发起挑战,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步,同时也对大自然更加敬畏。这种不安现状、勇于超越的冒险精神,为极限运动赋予了新的意义:“追求自由的空间、探索未知的世界、创造自身的价值。”

不过回到现实,极限运动又被认为是既刺激又烧钱的运动。无论是向珠峰发起冲锋,还是不断潜入深海,都能让人超越生理极限的极致身心体验,但也非常考验参与者的体能、技巧和经济实力。

所以最后附上一句温馨提醒,想要领略极限运动的魅力,绝非只凭借横冲直撞的蛮力,在足够的理性和高度的安全意识下,生命才能真正地绽放出光彩。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